第六十一章 这是酱?

  不长脑子,忘记了周围的一切,只顾着狼吞虎咽的我们在‘激烈’的抢夺着那些已经不多的饭菜。每个人的嘴里都塞的满满的,含糊不清的在说些什么。
  “嘭...”一个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,放着饭菜的盆被掀翻,撒的满地都是。每个人都惊呆了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  就在我们所有人都已经呆滞的时候,悲剧注定是要发生的。
  “嘭.....”又是个很沉闷的声音响起。紧接着,铺天盖地的带着绝对臭味的东西铺面而来。身上,脸上,甚至于我们每个人手里拿的馒头上,还有夹起来的菜上。都被这些东西所沾满,满满一帐篷的臭味在飘荡。有一个人从呆滞中反应了过来,看着手里的馒头,夹在筷子上的菜,还有他已经张大了准备迎接这筷子菜的嘴巴。然后一副惊恐的样子,瞪大了眼睛看着这真实的一切....
  “呕.........呕.......”不知道是超越了他所能忍受的极限,在他看到,看清楚这些东西的时候,还有感觉到嘴唇上,包括嘴里都是这东西的时候,他的胃开始疯狂的痉挛,嘴里的东西,还有刚刚吃到胃里的东西都跟开闸放水一样的倒了出来....
  在他刚吐的一瞬间,几个教官掀开帐篷走了进来,一个麻利的动作把身后背着的枪转到胸前“哒哒哒...”一串子弹朝着我们的脚下点射而过。
  “不许吐出来,继续吃!”教官凶狠的对着我们吼道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“你,被淘汰了,出局。收拾东西马上滚蛋....”独眼龙教官指着这个已经呕吐的停不下来的新兵说道。
  “呕.....呕....”这样的事情一旦开始就没办法停止,他已经把身子弯的和身体呈八十度角了,一只手捂着胃部,另一只手试图去扣嗓子眼。但是抬起手来看着手上的东西和馒头后,他可以不用手指扣嗓子了....
  “呕...”这个和我们一起通过最初选拔的新兵,哦不,应该说是鸟蛋。大口喘息着,嘴里不时的有液体流出来,而且一阵一阵的干呕,因为已经把能吐的都吐光了。
  “走就走,老子不稀罕在你们这破地方呆。就是用轿子抬老子,老子也不来了....”脸色已经拉簧的他,抬起头,眼睛里满是仇恨的看着教官,狠狠的说道。
  其他教官漠视着他,可以不理会他说的那些屁话。可是独眼龙教官好像是无法忍受一样,抡起手中的枪,用枪托朝着这个鸟蛋就砸了过去,干脆利落,没有丝毫的犹豫,一枪托放倒在他呕吐出来的那些残羹上。张嘴就怒骂道:“滚!有多远给我死多远..你以为老子喜欢你?早就特么的看你不顺眼了,你还以为你三头六臂呢?你家老辈的脸都特么的让你给丢光了。还特么有脸在这跟我说什么变态?”说完直接吐了口口水在他身上。
  “给我拉出去,别影响老子的情绪。”话音未落下,站在帐篷门口的两个老兵背起枪就走向这个已经被干晕了的倒霉蛋,架着胳膊就给拖到了外面....
  “看什么看?让你们停下来吃了吗?谁让你们停下来的?啊....”独眼龙教官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朝着我们吼道:“这是国家人民辛辛苦苦中的粮食,就这样被你们糟践了吗?碰到点东西就不能吃了吗?还有这馒头....”说着弯下腰从地上捡起已经被拖出去的那个人丢下的馒头,狠狠的咬了一口。
  “谁告诉你们不能吃的?你们想过三年***的时候那些人的感受吗?你们这样糟蹋食物,你们对的起谁?告诉我,对的起谁!”说着,狠狠的把手里的馒头使劲的攥了攥。
  “这是人民的血汗,这是老一辈人辛勤耕作努力得来的粮食,就被你们这样糟践了吗?都给我吃..没有命令都不许停下。五分钟后集合...”说着说着,独眼龙的眼角噙着点点泪花,转身和其他教官一起往帐篷外面走去。
  “你们俩给我看着,谁不能在五分钟之内吃完这些食物,就给我打!打到爹妈都不认识...反抗的直接废掉。”在走到帐篷门口处,看着两个老兵已经回来了,对着两个人吩咐到。
  “是”两个人敬了个礼回答道:“保证完成任务”
  独眼龙教官拧过头看了看我们,那表情,那眼神看不到一丝的温暖,只有无尽的怒气和暴虐。似乎只要我们稍有不满,就会立刻爆发。
  虽然说我们经过了之前种种变态的事情,弱小的心灵已经被刺激的变的相当强悍。没想到还是会在这时候有点承受不住,看来我们还是太小看了教官对我们的良苦用心啊。
  从一开始说吃饭,然后大家伙都满心欢喜。到帐篷里,看到那些食物更是心花怒放。说句玄乎的就是,这个时候就是给个大姑娘或者金条都不给你换,应该说理都不理你,那些东西得有力气去享受才行。
  本以为教官是好心的给我们送来东西垫着装饭菜的盆,本以为教官们在帐篷外面不远的地方哈哈大笑是笑我们的笨拙。却不成想会是这样的结果,太震撼也太打击人。虽说开始也有怀疑教官命令别人给送来东西的用意,但是谁都没有多想,因为累了,也因为饿了。
  这感觉就像是突然之间从天堂掉到了十八层地狱的滚滚油锅里,那种体会是无法言语的。震惊到无以复加的我们,真的是举足无措。从饭菜盆被突然炸起掉在地上,接着就是再次响起的闷声,然后每个人都在呆滞中被炸了一身的污物。
  最先开始无法忍受的这个人刚开始呕吐,我们也到了崩溃的边缘的时候,几个教官就集体进来了。不由分说的一顿怒骂,根本就不给我们说话的机会,更没有给任何的反应机会。然后是这个孩子还嘴被一枪托砸倒在地后被拖出去,最后看着完全呆滞的我们,扔下一个在规定的五分钟内吃掉这些食物的命令就出去了。临了临了还吩咐看门的这两个门神盯着我们吃。
  这不是赶尽杀绝么?在吃饭的时候我数了下,从最开始我们的这些人,到现在就剩下十一个人。现在又淘汰了一个,剩下我们十人。内心之中一阵的悲凉,却有无可奈何。如果不吃,或者反抗,等待着我们的还不知道是什么下场,或许会直接变成了傻子也不好说。
  “这怎么吃,到处都是粪便....”一个队友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了过来,一下子站了起来,愤怒的说道:“那么好的美味,都被你们这样给糟践了。”
  没错,这个人就是吃货老九。好像饿死鬼投胎一样,只要在他饥饿的时候给吃的,干什么都行。当然,这也是有底线的。
  “我说铁子们别发愣了,这根本就不是粪便,都特么吓傻了怎么滴??”老五用手捏了下身上那些东西,在手里捻了捻对着大家说道:“哥瞅着你们这帮篮子都是凉水浇屁股--急眼了....先看仔细了这是啥玩意。”说着还把蘸了东西的手指头放嘴里吃了,顿时引的大家一阵不良反应。
  “这也没啥啊,不就是大麦麸子配上一些酱吗,瞅你们这一个个熊样。”说完还吧嗒吧嗒嘴:“你还别说,这玩意儿还挺香的,挺好吃..”把手上的这些他嘴里的‘麦麸配酱’抹了在手里的馒头上,咬了一口津津有味的嚼着。
  “都跟你们说了,这玩意就是那啥..哥们我小时候就这样被俺家老东西收拾过。都是小儿科...”然后也不理我们,蹲在地上,用筷子夹起掉在地上的菜放到嘴里吃了起来,还不时的拿馒头在身上蹭蹭....
  真你妹重口味,老四在心理骂了一句。极不情愿的拿起手里还没来得及扔掉的馒头,吃了一口..“哎..我说什么来着,哥们儿你真没弄错,这玩意儿就是他姥姥的酱。味道还真不错..”本来之前老五的动作已经恶心到绝大多数人了,但是这个时候老四的一句话,让大家顿时蠢蠢欲动起来。
  “一个个的都傻了吧唧的,哥都说多少遍了,这玩意就是酱,你们就是不听。哎,好心当做驴肝肺啊...你们的表情让哥蛋碎了一地啊..”很柔和的东北口音说出这句话,一点都不矫情,更看不出来他是生气。
  真是蝴蝶效应,第三个开始的人是吃货老九,接着是老二老三。我犹犹豫豫愣神的时候被老五托起我的手就把满是‘酱’的馒头堵我嘴上了。
  我一个字还没说出来,舌头就已经碰到馒头上了。舌尖传递给我的感觉是一种略带微微的甜味,同时也有一股子臭豆腐的味道。很自然的松开手,看着老五对我呲牙咧嘴的笑,比划了下手里的馒头,示意我吃吃看。还别说,这味道还真不错,真是有一股子酸甜带着浓浓的臭豆腐味道。
  妹的,差点就上了教官的当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