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你这磨人的妖精

  “你们够了。说话能干净点吗?”
  “都特么欠收拾你们。一个个的能力不咋样,这嘴皮子功夫倒是挺厉害的,要是让我再听到谁嘴里不干不净,滚蛋,立马滚蛋。直接淘汰!”
  教官有些发毛了,而这俩人的嘴里一直唠唠叨叨没玩没了,一会这一会那,一点都不知道消停。这俩二货,要知道现在生死大权都在教官手里抓着呢。说你不合格被淘汰,你哭都没地方哭去。跟他作对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  诚然,为了能吃到教官说的东西,我用手捅了捅身边的几个人,可是这双臂已经抖的不成样子,骨头都散架了。
  “教官,您倒是给我们食物啊,难不成您真打算让我们喝风啊?”息事宁人,我还是很有礼貌的问教官。
  说什么来什么,就跟变魔术一样。在我们趟那喘息的时候,教官口中的食物就送到了我们身边。
  “都赶紧吃,吃完咱们还有别的任务,你们是别想着舒服了。”
  “他们要是舒服了,咱们就倒霉了...”
  显然,两个教官看似自言自语的对话中,我们嗅到了一丝不安。
  “卧槽,这个怎么吃?生的!还带血呢。这是牛肉吧?”
  “真恶心...”
  看到满满两盆被切割好的生牛肉就放在我们面前,说真心话,一点食欲都没了。
  “让你们吃你们就吃。如果现在是战俘营,你们就是我们的俘虏,你什么选择的?”
  “吃了就能活命,想找我们报仇,尽管在以后放马过来,我们都接着了。”
  “看你们那熊样吧,之前生吃蟒蛇的兴奋劲儿呢?”
  “十秒,吃不吃?”
  几个教官你一句我一句的对上了,完全没有我们插嘴的机会。
  “来人,拿走。”
  好像很随意,又好像是我们吃不吃都是那样一样,根本就无视了我们的存在。
  “吃,我们吃!”
  不知道谁带头说了句。我们拖着身体艰难的爬过去,因为双臂在这个时候基本已经费了,双腿也有点不听使唤。虽然生牛肉就在眼前,但是我们也要有能力去吃。
  至于这么吃下这些生牛肉的,就不多说了。反胃都是轻的,关键是要嚼碎了生肉咽下去,这个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真的是太难了。
  几分钟的时间,我们每个人就只吃了那么点点。或许用吞咽更为合适,因为我们根本就无法嚼碎这些入嘴的生牛肉。
  至于教官或者说部队为什么用这样的方式训练我们,不得而知,只有满腹牢骚与抱怨。
  直到后来,我们才明白这其中的用意,至于是为何,只能说,当独身野外而又不能生火且没有吃的情况下,就只能茹毛饮血般的生吃活剥了。
  这是人类生存的本能,也是让自己活着的意志力。
  闲话不多说,多说无益。
  在忍受了这样的非人虐待之后,我们对他们几个教官的“恨”可谓是深入骨髓。谁不曾年少无知,无知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  在那样的特定环境和条件下,他们要是不狠狠的虐待我们,怎么可能?
  没有休息,而且这样无休止的虐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。我们这些他们口中的“鸟儿”只能这样屈辱着......
  “给我等着,爷早晚要报复回来,也让你们尝尝爷的厉害”老四在心里腹黑的小声念叨着。
  “呸,你还是赶紧闭嘴吧,还嫌遭的罪不够么?”我在一边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不疼不痒的话,真是一点养分都没有,声音细的和蚊子一样,不知道老四他有没有听到。
  不过还好,我说完之后就可以说是彻底的昏死过去了,而我也暂时的听不到别的声音了。
  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我,睡吧,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用管了,就算毙了你,你也要睡觉......
  而我不知道的是,我可以说是第一个“睡着”的,然后是他们几个,不光是身体的疲惫,还有精神上的折磨。
  正是通过这样的训练,我们才能逐渐的强大起来,强大到让敌人,让犯我中华者闻风丧胆,而这些,正是我们所需要的。
  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!
  “哎,别怪我们狠心!”教官看着我们叹了口气说道:
  “你们还都是愣头青,天不怕地不怕的。不让你们吃点苦,磨砺下你们,将来你们如何和我们这些人并肩?”说着,教官就突然的沉默了,好像也是回忆到了当年他们和我们一样,从一个愣头青的菜鸟,一步步的通过选拔,一层层的通过训练,最后成为这个大队的一员。
  这是一个光荣的职业,为了祖国边境的安宁,为了人民不受边境之外那些武装分子的威胁,他们选择了用鲜血和生命去捍卫,他们,才是最可爱的人。也是无名的英雄!
  教官的眼角有些泪的痕迹,或许是回忆到伤心的事,又或许是因为他看到我们这样,心生不忍了?不对,他们都是魔鬼,目的是要把我们也训练成了魔鬼,不达目的绝对不会罢休的。
  “你们几个,看着点周围,让他们几个好好的休息吧,我去其他的集合点看看其他鸟的情况”。教官对身边的两个人命令道:
  “不到明天早上8点,不要叫醒他们。注意周围的蛇和野猪,他们可都是好苗子啊......”
  “是”!
  相互的敬了个标准的军礼,笔挺的身体崩成一条线......
  从我们几个彻底的被身体拉着强制进入深度睡眠状态,我们就对外界一无所知了,天塌下来也和我们没有一毛钱关系,太需要休息了,太累了......
  一夜无话,我们在第二天早上已经过了9点的时候,还在沉睡,以至于外面发生那么大的动静都被直接过滤了。
  “这几个鸟真他妈的能睡,这都他娘的几点了,要不是咱哥俩盯着,一准的都他妈的喂狼了,当这边林子的养料。”留下来看着我们的两个人中的那个小光头(基本没毛了,绒绒的感觉)有点不满的说道。
  “行了,别不知足了!这他娘的比出任务爽快多了吧?这他娘的就是给咱哥几个放假了啊!就你胸比事多......啊..哈...”而另外一个人话没说完,就打了个哈哈,可见这一晚上熬的也够艰苦的。
  “放你娘的山炮屁,老子什么时候不知足了?就你妹的会扯淡。你看看你都困成什么逼样了,还他娘的腆着熊比操脸行说我。”一歌个狭促的脸,而且是那种坏坏的笑着说出来,怎么看,怎么都是想揍他。
  “我去,又打我妹的主意!当心老子把你的那对国产玩意给拧出水来,扔油锅里给你油炸咯”
  这几个磨人的妖精,还特么是男妖精。见了面一会不吵架,那叫一个浑身都难受。
  也不能怪他们,在这种地方时间久了,让谁都不会好受。心理强大,不然一准的成一个神经病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