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浪费可耻

  “我怎么觉得有点恶心啊?、,这玩意不会有啥毒吧?”
  老四面色有点不怎么好看的对着我俩询问到。
  “瞧你那点能耐,刚才吃的比我俩都多。说你是肉食动物你吧,你这愣头青愣是顶嘴嗷嗷滴,可愁死我了”
  “没事,应该是生肉第一次吃不习惯而已,这玩意没有毒,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...”
  老五补充了一句。
  “你丫..你那砰砰跳动的心是在肚子里的啊?你有点常识么?难道你想着被参观?”
  “好啦,屁事没有。他说的对,应该是第一次吃这种生肉,我也有点反胃的感觉。习惯了就好,别那么在意了。咱们耽误的时间挺长的了,赶紧出发。”
  “刚才咱们几个都扯着破嗓子吼了,这距离刚才的地方也不是多远,咱们刚才的动静又那么大,我现在都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听到点什么了。”
  “这都已经五点半了,速度点还能在最后的时间到达,不然咱们仨辛苦了那么久,只能被淘汰。快...快..快。”
  我有点忍不住的叫嚷着,催促着他俩赶紧背上背囊出发。
  “哎,你大爷加你姥姥,这背囊咱们那么沉了,刚才还没觉得有那么重啊,这一会的功夫.....你俩是不是衬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把东西塞我包里了?”
  哎呀我去,这货,自己不想被居然还能说出那么不要脸的话。真是那个什么什么的,算了,不想说他。
  我这嘴跟开了光一样,其实我们这里到刚才发现人的地方很近,直线距离也就六七百米的样子,只是我们太累了,小心翼翼的趟过那地方,因为太过于小心谨慎,我们以为那个时间段里我们会走出差不多一公里的样子,可是事与愿违我们并没有走出那么远。
  偏偏刚才的动静又是那么大,老四老五又扯了嗓子在哪喊,我还在后面补了一嗓子,这个寂静的让人心里发慌的深林里,还真就传出去了,只是到他们那里的时候,隐约有声音,但是却无法判断出来声音从哪里出来。
  他们在隐约辨认了一会之后,又没有什么可以的声音传来,在教训完他们那一组的新兵蛋子之后,便慢慢的向着我们这边靠拢了过来,起目的很明显,就是要排除一切的可能因数。不过,我们并没有让这两个教官得逞。狡兔还有三窟呢,何况是我们这三个臭皮匠啊!
  “收拾好了吧?出发!别让人逮着了,不然都得玩完。你个傻缺的东西,赶紧放下,这玩意别带着了。刚才你是没吃够还是怎么着?放下,放下!赶紧走!!!”
  我已经开始出现不耐烦了,心里有一种局促不安的感觉,说不出来的那种,就是很奇怪自己怎么突然觉得有点不安。
  所以才略带怒意的冲着老四发火,因为我和老五都已经整装待发,而他却还拿着他的匕首在那一刀刀的割着这个尸体上的肉,没有其他原因,就是因为他觉得这样扔了太过于可惜,所以才动手割了点放包里。还没脸没皮的说些别的话。
  “我说你们两个蠢货懂什么?要是接下来还是这样的训练选拔,到时候不光没水喝,连个吃的都没有。哭都找不着地儿去,别说我没提醒你俩啊”
  “别弄了,我这心里总有点不安的感觉。总觉的怪怪的,好像咱们要是不赶紧离开这个地方,就会有事发生,你也不愿意这样吧?”
  “至于你说的,我觉得到地方之后换个方法的去继续选拔训练的可能不大,咱们这都算是连续好几天了都,继续下去会死人的。不光没吃,连口喝的都得自己想办法解决。”
  “行了,别废话了,你要不走我俩走了啊。你出什么事可别背后嚼舌头就行。”
  我说出了我心里的疑惑以及感觉。爱听不听是他的事,我和老五已经没有那么多的力气像拖死狗一样的拖着他走。这个傻子,气死我了。
  都走到这了,要是这个时候再让人给逮着还不得悲催死啊?说完,我就跟老五我俩相互递了一个眼神。看懂了彼此眼中的那种焦急般的眼神和惶惶不安。
  我俩很有默契的没有再说一句话,背上自己的东西马上就朝着刚才辨认了一下的方向前进,必须要赶在傍晚六点之前到达,不然就做出局处理。这不是我们想看到的,付出了好几天的努力,虽然只是刚刚开始,但是却付出了那么多。
  不论是我们的身体,还是我们的精神,都在逐渐的适应这样的环境,这样高强度的训练选拔。而老四看我们又扔下他的意思,也顾不得开玩笑了,扔下手里刚割好的肉,蹲下背上背囊,就追上了我们的脚步。
  ·“呼..你俩不能等等我,呼....这说走就走啊,好歹咱们也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吧?就这样不顾我了,呼...把我扔下了?说,是不是准备让我当炮灰呢?说话啊。”
  老四大喘气的跟了上来就对着我俩的背影一阵咆哮。
  “别说那么委屈,弄的跟个怨妇一样,咋那么毒怨的啊你?你这话说的,就好像我俩把你遗弃了似得。你这不也跟着上来了吗,在后面瞎嗷嗷叫啥呢?”
  老五一边和一起加快速度前进,一遍拧回过头用着他那略显流氓的脸对着老四说道。
  “哎呀,反了天了这是。你丫不能好好说话啊?你不说话能让花生米给噎死啊你?我怎么就跟个怨妇似得了我?我招你惹你了?我就说出来实情,难道还有错?”
  老四依然不依不饶的。
  “难道你不觉得很奇怪么?为什么咱们在那停了那么久,而且距离之前咱们第一个出沼泽的地点那么近,那有人,能听不到咱们这边的动静?骗鬼呢?”
  “反正我是觉得咱们再不走的话,他们肯定会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一准的。到时候跑都跑不掉,你还在那能的你七七八八的。我今儿才发现你这家伙废话特别多,而且这嘴特损。”
  “赶紧闷头前进吧,就算那边是金山银山咱们也不能回头。”
  我略微喘息的回敬了老四的话,不为其他的,之前的努力我们可不想付之东流。这家伙其实很好的一个人,就是嘴太能贫了,还有一个老五,他俩只要杠上了,绝对没有谁会让谁这一说,非得证争个面红耳赤才行。
  “得,就冲你这话,我包里装的这玩意儿身上的肉回头就没你俩的份,我贿赂咱们的教官去。让你俩哭!让你们跟我顶嘴,该罚。”
  说完,还自娱自乐的嘿嘿傻笑了两声,然后继续和我俩一样喘着粗气闷头前进。
  由于刚才吃了点东西,而且休息了会。这会因为压力还有兴奋的一些原因,我们都憋着劲的往020集合点跑去,奔着我们的目标,奔跑吧。
  不大一会功夫我们就顺利的翻越了之前在我们前边的这处山坡,回过头去视线也已经被阻挡,完全看不到之前的那片地方,还有那已经不再完整的蟒蛇的尸体。
  当渐渐远离那个地方的时候,我们心里那种莫名的恐慌也越来越淡,如同神技般的第六感,一直在提醒着我们。那不是用眼睛去看,而是后天慢慢的养成了一种感觉、直觉。甚至于以后的日子,很多时候就凭借这样的感觉和直觉来进行最快速的判断。
  “前面那是什么?”在我们离开这个地方以后不到3分钟,这俩教官就跟从地狱串出来一样,出现在了我们刚才收拾那两蟒蛇的地方。
  “这几个小子干嘛了,这....得亏是这里,要是换个其他地方,估计要是让人发现了这玩意,他们几个小子真是吃不了兜着走。这可是国家保护动物。你看看,都收拾成什么样了。下手也真够狠心的了他们。”
  “这也不能怪他们,咱们不就是这么一条么,不管什么情况,这里就是战场,战场上敌人都要弄死你了,难道你还能仁慈的说‘来吧,求你弄死我吧’。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,只要赢了,那就是赢了。只要结果,不要过程。这可是你死我活的事。对吧?”
  “真想不到啊,你这家伙居然也有那么猥琐的时候,真服了你了。咱们大队这个说法永远都是成立的,我觉得永远都是对的。
  这就是战场,战场上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。所以要不惜一切手段,保证战友的安全,保证自己的安全。只有活着,才能继续下去。”俩人有点嬉笑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。
  “不过,这事终究还不是什么小事,他们或许不知道,咱们总不能装傻吧。上报吧,该对他们进行什么样的处罚,那是队里的事。眼下的情况就是....”说着,有些坏笑的看着另一个教官说道
  “嘿嘿,这么好的东西要是浪费了,多可惜啊。要不,你去把那俩孩子叫过来,弄队里,改善下咱们的伙食?让咱们的伙食长给来个一锅炖咋样?”
  这个教官果然没怀好意。虽然心里都明白这是什么样的保护动物,但是已经死了,对吧。死了的总不能浪费那么好的资源。总得利用起来,才能做到利益最大化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