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1章 大结局(12)

  “是呀,它说我有仙缘,于是教我一些奇怪的东西。 [吧,但是它不让我随意使用,那样我会遭天谴的。”

  “你还会有下一世吗?”轩辕玄霄突然问。

  “会吧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  “一定会有的,那样就有人可以继续陪在你的身边了,就像我一样。我知道我的前面,就在你的上一世一定也有和我一样爱你的人存在,你太美好了。这样我走的也安心了。”

  “玄霄……”上官雪妍哽咽了,没想到他听完自己的故事,最后担心的还是自己。这样的爱,让她如何不感动。

  “能和我说一下前辈吗,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轩辕玄霄躺在大石上枕在上官雪妍腿上问。

  “他叫南宫诀,是我入学的时候的军训教官,是他……玄霄你睡着了吗?”上官雪妍看着满天的繁星,诉说着自己的上一世。讲完听不到轩辕玄霄的声音,上官雪妍问。

  “妍儿你在讲述的时候,我的脑子里会出现奇怪的画面,为什么我觉得我就是那个前辈一样。是不是很奇怪,你说我的前世会不会就是那位前辈,而我们如话本里一样有着三生三世的因缘。”就在上官雪妍觉得轩辕玄霄睡着的时候,轩辕玄霄开口话说。

  “你是说真的吗?”上官雪妍着急的问,现在任何奇怪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,她都不觉得奇怪。

  “不知道,那些画面很模糊也断短暂,我看不清楚。但是又像是我曾经历过得一样,要是我们真有下一世,你一定要等我找你?”轩辕玄霄说。

  “好,我一定等你。”上官雪妍回答的很坚定,她也希望他们还能在见,这话诀也曾说过。但是自己从没在玄霄的身上感觉到他有诀的影子,一丝也没有。看来自己要问一下宸了。

  不论下一世他们是否会见,但是他们都有了期盼。

  这一夜他们就在相遇的地方说了说了很久的话,最后轩辕玄霄还是被上官雪妍给打昏过去的,然后他们悄无声息的又回到了那个小院子。

  第二天他们和村民告别回上京。他们坐在马车里掀开帘子看着渐远的小院和村落,他们知道这一别就是永远。对于上官雪妍来说这里承载了她太多的回忆,少了玄霄剩下的只是伤痛,她也不会再回来了。他们回到上京的第七天圣王府挂起了白布,办起了丧事,到那天上京的一下老人才知道,他们小时说的最多的哪位王爷去世了,这次是真的去世了。

  上官雪妍站在轩辕玄霄的棺材边:“玄霄,我怎么忍心你独自躺在那暗无天日的地底下,我给你换个地方,你不是要陪着我吗?”上官雪妍说完连她带轩辕玄霄的尸身都不见了。

  紫莲戒的一间空屋子里,摆着两座冰棺,里面各冰冻了了一具尸身,一现代装,一古装。上官雪妍凝望了他们很久,她突然发现他们竟然长得很相似,她是不是遗落了什么,为什么以前从没发现过。说高雪妍想起轩辕玄霄说过的话,难道你们是同一个人吗,这些年她从不敢踏入这里,就是怕诀责怪她爱上了别人。可是自己却从没见诀找过自己,就连梦里都没找过,你们真的会是同一个人吗,所以诀你从不找我,因为我爱的还是你。上官雪妍站在两个冰棺之间抚摸着冰棺,如果有来世,不管你们是不是一个人,我一定会在下一世找到你们。 [

  上官雪妍出了空间,变了一个假人在棺木里,明天就要送往皇陵安葬了。

  第二天的送葬上官雪妍没去,她把自己关在屋里一整天,直到晚上才出现,告诉其他人她没事。

  送走了轩辕玄霄,上官独自生活在悠然院里,轩辕云墨他们那些晚辈也会天天轮流去陪她。

  “王妃,不好了。三王乘机造反,墨王爷和明皇他们都被困在宫里了。”暗二从外面进来说,墨王爷那是指轩辕云墨,因为府中的王爷已经有好几代了,明皇就是指轩辕锌铭,“明”是他的年号。三皇是指三位王爷,现在的情况就是有人篡位了。

  “什么原因?”上官雪妍放下手中的医书问。

  “外界传言瘟疫乃是当今陛下执政不明上天的责罚,只要换个皇帝瘟疫就会没有了,所以三王说他们是顺应天意,请陛下让位。”暗二恭敬的回答。

  “胡闹,这话也有人信,铭儿是怎么教育子孙的?走,进宫。”上官雪妍拍着桌子说,然后站起离开,她倒要看看这三个混账孩子是如何逼宫的。

  这场瘟疫来的太突然,也太神速,等她知道的时候瘟疫已经蔓延了上京,她一时之间还没找到原因。短短的几天就已经死了很多人,她不知道在她用心钻研治疗之法的时候,还会死多少人即使她找了解法,就现在的通讯速度合适才能传遍西越,传到其他的国家。

  “宸真的就没救了吗,我们就看着这场瘟疫葬送了那些性命吗?”上官雪妍在心中问宸。

  “有解法,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用。”过了很久宸才说。

  “怎么解?”

  “这不是一场普通的瘟疫,应该是有什么妖魔要出世的魔气造成的灾难,只要下一场灵雨净化一下就好了,只有雨才能无孔不入,且快速全面。我不能出手,而你的修为不够,要是强行而为,就要以你的生命为代价。”宸慢慢解释着,但是它没有告诉她,这才是她在这个面位历练的关键,舍生取义。

  “知道了,先去阻止宫里的事情。”上官雪妍沉默了良久说。

  上官雪妍一路上是打进宫的那些人阻挡她的人在她眼中什么都不算,她只要挥挥手就行了。

  “是不是只要制止了这场瘟疫,你们就不在逼宫。”就在皇宫大殿里面争执不下的时候,上官雪妍推门而入问。那不就是他们的借口吗?

  “何人胆敢闯宫,来人拿下。”一个中年人看着上官雪妍叫嚣着。

  “尔敢?母妃,您怎么来了。”原本瘫倒在地上的轩辕云墨突然呵斥一声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上官雪妍的身边。

  “你……”

  “皇伯母……”

  “老祖……”

  “听说你被困在这里了,娘亲怎么能不来。看来我不来你们也能解决,墨儿以后好好的照顾自己和王府,你也该颐养天年了,凡是交给子羽他们吧。娘亲恐怕是不能陪着你了,有你这个儿子是娘亲此生最大的骄傲。”上官雪妍想像小时候摸一下他的头,发现自己摸不到了。

  “娘亲,你在说什么?”这个称呼他已经很多年没叫过了,现在再叫起来也不觉得别扭。但是这次他明显的慌张了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  “娘亲已经找到治疗瘟疫的办法,但是需要娘亲的性命为代价,为了你、为了他们、还有更多的人,娘亲的牺牲有价值。墨儿保重。”上官雪妍说完就缓慢的升到半空。

  “娘亲、娘亲……”

  随着上官雪妍的上升,原本在紫莲戒里的莲座出现在她的脚下,上官雪妍盘膝坐下,不理会下面的叫喊和哭喊声。调动她的两百年多年的修为,以紫莲戒的莲池灵水为源,以自身为媒介,制造了一场“人工”灵雨,下在西越。这个玄霄一生了要保护的国家,他不在了,她也在努力帮他保护好这个国家。

  上官雪妍的修为还没到很无所不能的地步,随着灵力的流失上官雪妍越来越吃力,但是她知道不够,还需要她继续。

  宸看着那个正在为救人而努力女人,它很心疼。她生命在不断的流失,等灵力枯竭,她就会消失。

  这个笨女人,自己怎么能让它死,她要是死了自己还从那里找这么好的有缘人。宸也不管什么法则不法则了,也飘到半空帮助。

  这场灾难超出了宸的预计,它都显出原形了,还是觉得净化的很吃力,最后就连小麒都帮忙了。合一人两兽之力,总算不需要引灵水了。也证明所谓的瘟疫彻底消失了,上官雪妍刚准备放松身体,往下看的时候,她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吸了给牵引,让她不能反抗。她昏了过去,没来及看儿子他们一眼就昏了过去。

  守在下面的轩辕云墨他们见证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,他们看着上官雪妍和宸、消失不见。最后只留下宸的两句话:“上官雪妍乃是神女历劫,现在劫数以了自当回归。”

  “小墨儿,我们有缘会再见的,保重。”这是小麒说的,它也不知道它怎么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  轩辕云墨看着消失的人,他知道娘亲再也不会出现了,他是该幸运自己的身份与众不同吗?轩辕云墨来不及想其他的也彻底的昏了过去。

  这一天,这一幕被西越的百姓久久的传颂,圣王府无论历经多少朝代的更迭都一直保留着原样。说要质疑事情的真假,那屹立不倒的圣王府就能告诉他们事情的真假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